耀云科技
以客户需求为基础,以自身理念方向,成就客户,即成就耀云科技!
文章8164 浏览 1123386

盗墓笔记结局是什么样的(盗墓笔记大结局解密)

我们先看看十年之约结尾的大致表述。

【胖子对吴邪说,小哥在神道上放置了简单的石塔,他和小花等人依照石塔的指示才能那么快到达这里,但是小哥所指的路,却有一条岔路。

吴邪问胖子,那你有顺着另一条路进去看过吗?

胖子回答,我担心你的安危,所以先到了这儿来。小花说,如果你选择去那条岔路看一看,你的命运仍旧不会改变,这东西,就应该永远埋在这里。如果你放弃了,你才配拥有未来。

吴邪看着胖子,心说你打什么小九九。

“小花呢?”吴邪问道。

“他不下来了。”胖子说道。

“小花怎么了?”

“放心,他没事。他就在上面等我们。”

胖子耸肩站起来:“这是你最后一次被人骗,接下来我们都该退休了。只有真正的离开,才能真正的结束。”

…………

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,淡然的眼睛,映出了篝火的光。

“你老了。”小哥说道。

胖子上来,一把勾住闷油瓶的肩膀,弄得他一个踉跄:“哪能跟小哥你比啊。你舍得出来啊你”

闷油瓶被摇的东倒西歪。

小哥朝我笑了笑,我提起包:“走吧。”

我们只是,好久不见。】

笔者认为,以上这几段话已经暗示了盗墓笔记最终的结局,其中小花解雨臣的话尤为关键,我们来仔细推敲分析。

【胖子告诉吴邪走来青铜门的途中有个分岔路,但是自己没去,也让吴邪不要去,因为解雨臣说若吴邪去那个岔路看了,就无法改变现在的生活,也无法拥有新的生活。】

可见那条岔路里的东西,足以击溃吴邪的信念,按故事线的发展,吴邪最核心的信念就是能在十年之约接小哥张起灵回家,所以那条岔路里的东西肯定与小哥有关。

解雨臣显然是去看了那条岔路才给胖子和吴邪提的建议,解雨臣是不会害吴邪的,所以建议肯定是解雨臣经过仔细思考才提的。

【胖子耸肩站起来:“这是你最后一次被人骗,接下来我们都该退休了。只有真正的离开,才能真正的结束。”】

这段话显示胖子和小花有事瞒着吴邪,但却是个善意的谎言,胖子也认同这个谎言,且胖子已经知道了分岔路的情况,甚至胖子也可能去过分岔路,所以胖子也认为该走了。

很多读者认为胖子瞒着吴邪的事,是解雨臣之所以没下来,其实是挂在岔道里了,更有甚者认为解雨臣去接替小哥守青铜门了。仔细推敲这些都是不可能的,吴邪和解雨臣是九门第三代的两大支柱,一个代表探索一个代表保障,两者在小说中地位相当,况且解雨臣身手不输吴邪,轻功更是远超吴邪的存在,要是解雨臣都挂在岔道里了,那胖子更不可能活着,难道胖子会不去救解雨臣吗?从后面胖子说话依然谈笑风生可以断定解雨臣不可能挂了。

说解雨臣接替小哥守卫青铜门也是不可能的,先不说以小哥的为人不可能自己跑了留解雨臣在那,就算小哥同意解雨臣接替,那胖子撒谎说解雨臣在上面等着就毫无意义了,后面吴邪知道了依然无法过新的生活,依然要再等解雨臣归来。

【“你老了。”小哥说道。胖子上来,一把勾住闷油瓶的肩膀,弄得他一个踉跄】

这几句显示小哥没失忆,这和小说前文显然矛盾;胖子居然随便搭个肩膀小哥就站不稳了,这和小哥极高的武术根基也显然矛盾,小说里你见过小哥站不稳的情况吗?这些咋解释?只能说这个人不是小哥,而是小花解雨臣假扮的,因为只有解雨臣才能达到这等易容术和仿声术,瞒过吴邪,而在上面等的自然是解雨臣的部下带着解雨臣的人皮面具。

所以综合分析我们来推敲盗墓笔记十年之约的结局。

九门要分别派人去守卫青铜门,其实不是任务,而是九门人自发的活动,因为曾经探过云顶天宫的九门大咖都中了毒,只有找到终极才能化解得长生,否则就会尸变,所以陈皮阿四九十多岁了依然要去探云顶天宫,而张起灵之所以不停的去守卫青铜门也是这个原因,区别在于九门人只会抓住每隔十年的机会去探寻终极,而张家人长寿所以可以常驻青铜门,既可以坐等又可以防止外人知晓终极。

解雨臣和胖子都去探了分岔路,看到了张起灵留的信息,可能是文字信息,也可能是张起灵的尸壳仙蜕,此时小哥很有可能已经找到终极去了青铜门里面。于是解雨臣和胖子商议,由解雨臣带人皮面具假扮张起灵和吴邪见面,胖子再努力劝说吴邪不要去探岔路,众人直接撤离到上面和戴着人皮面具的假解雨臣汇合,之后张起灵借故终于自由了选择世外隐居,解雨臣恢复身份重掌家业,吴邪则虽有疑虑但也更愿活在这个善意的谎言中。

也许这才是盗墓笔记的真正结局,很多读者都理解错了?

版权申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94062665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最后编辑于:2020-11-11 17:02作者:宝瓶尊者

上一篇:怎样破解无线网络密码(手把手教你破解无线网络密码)
下一篇:盛况大胆表白金莎,承认一见钟情,这是真的吗?